首页资讯 • 正文

如何以“孟婆,你的汤是不是掺了水“写一篇虐心小说?

发布时间:

“!孟婆,你的汤是不是掺了水?”

孟婆望着眼前的这个刁蛮的女子,惊异万分!



“放屁!千百年来,我孟婆的汤就是这个样子的,你怎么能说我的汤掺水了呢?简直是信口雌黄!”

“你敢说你的汤没有掺水?那走!我们去找玉帝评评理!到那时我看你还承不承认?”

“你……”

孟婆望着眼前这个刁蛮女子,双眸中流露出一缕惊异的神色……

“……你……你是……???”

“你不用问我是谁?你只要说你的汤里是不是加了水就可以了?”




“孟婆!我们有给你带来一个人!”

“哦!把那碗汤端给他吧!”

“孟婆,这是孝敬你老人家的,请您收下!”

白无常站在孟婆的身后偷偷的塞给了孟婆一个布袋,孟婆摸了摸布袋,开心的说到:“还是小白子懂事!那里有一碗汤你端给他吧!”

白无常低头说到:“谢谢孟婆关照!以后我还会孝敬您老的!”

“别嘴贫了,赶快让他喝了滚蛋吧!”

……



“哦!我想起来了!二十年前我受白无常之托,确实给了他一碗白水。可这和您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二十年前,轩辕大帝的坐骑犯了天规,被罚到人间,历尽五七十年磨难,终于可以功德圆满,可你却给他喝了掺水的孟婆汤,让他忘不了在阳间与凤舞的那段情感!”

“现在他死也不回天堂,我看你怎么向玉帝交代!”

“这……这可怎么是好啊!……”孟婆急得直跺脚!在地上走来走去的

“你知道我是谁么?我是轩辕大帝的童子,是专门来接轩辕大帝的坐骑回归天庭的!可是,这个畜生却说什么都不回去,你说怎么办?”

“这可如何是好呀!……”

……



【上集完!预知后事如何?且听下回分说!】

在诗词中寻觅内心的情怀,在文章中抒发心中的情感。

我是清风,一位来自农村的自媒体爱好者,采摘一缕馨香,送给红尘中每一位赤诚的朋友,借头条一角,邀天下宾朋齐聚,青梅煮酒,畅意江湖,聚沙成塔,共创辉煌!

关注清风,关注清风一笑醉江湖,我在头条等您,期盼与您携手天下,共创辉煌!

“孟婆,你的汤掺水了吗?”一个女子怯生生地问,眼脚忍不住流下泪水,“我还是忘不了他,忘不了与他错爱一场。我心碎,又恨他,恨如烈火!”越说到后面,她越激动,声音由轻到响。

孟婆看惯了凡尘百味,此时倒是很平静,一边盛汤,一边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女子将心事一一倾诉:“我叫妍棠,当听说九峰愿纳我为妾时,我高兴得忘乎所以了。在我眼里,他就是我的终生所求。可我的一切痴念,都不过是一厢情愿,所有努力,他都视而不见。他的正妻桃月给我下堕胎药,杀了我的孩子,他却责怪我不小心,说是我自己把孩子摔掉了。我追了他十年,仅仅因为桃月的一句‘我讨厌那贱人’,他就给了我一纸休书。我心灰意冷地回娘家,半路被桃月派来的人杀死。”说着,妍棠痛苦流涕。

孟婆安慰道:“人间的情,向来是说不清的,我也看多了各种恩恩怨怨。但没事,再喝一碗孟婆汤吧,忘了,就好了。”

妍棠跪下,激动地哀求道:“求你了,孟婆婆,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去报仇,我恨他。”

孟婆劝道:“何故如此执迷?时间真相,人心深处,不是你用一世就能看透的。”

妍棠声泪俱下,说:“你要我如何放手?”

孟婆叹了口气,说:“我有一个办法,可以让你的灵魂附在九峰的正妻桃月身上,以桃月的身份示人。但你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,待到黎明,你就会魂飞魄散。你可愿意?”

“我愿意,九峰不爱我,再留着这灵魂又有什么意义?”妍棠坚定地说。

“唉,你呀,陷得真深,”孟婆无奈地说,“我送你两件东西:这包白粉,叫销魂散,洒在酒里或水里,无色无味,却含有剧毒,人一旦服下,连魂魄都会消散;这面晶莹美丽的镜子,叫问心镜,用它对着人的心口一照,就能照出人的心思。”

“谢谢孟婆,”妍棠接过两件东西,孟婆对着她一挥手,她便消失在冥界。

这一世,对九峰,大概只剩下恨了。

此时,桃月正在和九峰吃晚饭,没有人察觉到桃月的神情突然变了。现在,她,妍棠,附在桃月身上,披着桃月的皮囊。

“听说你们夫妻不睦,我特来调解。”说话的是桃沁——桃月的母亲,皇上亲封的昭仁郡主。

妍棠想:为了桃月的一句话,九峰他都可以把我休了,你还说他们夫妻不睦。

九峰笑了笑,说:“怎么可能呢,我和月儿恩爱如漆。”说着,含情脉脉地看着桃月,给她夹了一快肉。桃沁这才轻轻一笑。

妍棠感到很是厌恶,可现在自己以桃月的身份示人,只好强颜欢笑,吃下肉,说:“谢谢,我给夫君敬杯酒吧。”

她偷偷拿出销魂散,准备下到酒里。可此时,她竟丝毫没有报仇的快感,望着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,她强忍着眼泪。算了,我有一个晚上的时间,晚点毒死他也没事,她想,便收回了毒药。

吃完晚饭,他们回房。此时,房间里只有她和九峰两个人,奇怪的是,九峰却突然对她异常冷漠。

“桃月,我休了妍棠,这下,你该满意了吧。”九峰冷冷地说,随后,倒在床上,呼呼大睡。

妍棠突然明白了,九峰对桃月的亲昵,不过是逢场作戏,演出来的。私下里,他不敢伤害桃月,却从没爱过桃月。

望着眼前熟睡的九峰,妍棠小心地拿出问心镜,对着他的心口照,读出了他的心思。

当初,他中了进士,有了功名,便立刻想娶邻村的姑娘妍棠为妻。不料,名门望族桃家觉得他可能成为新兴势力,便以妍棠是性命要挟,让他娶了桃月。

他知道桃月是桃家派来监视他的,他亲手给妍棠下了打胎药,可桃家势大,他出生寒微,知道,又能如何?心痛之余,还得责怪妍棠不小心。

他知道妍棠清纯,知道她不能看透宦海烟云,不能理解人心叵测。他极力哄着桃月,没有流露出对妍棠的爱,很少去见妍棠,是碍于桃家势力,又何尝不是为了妍棠的人身安全?以桃月的身份,伤害妍棠,轻而易举。

他看尽了朝中的明争暗斗,也发现桃月越来越厌恶妍棠了。为了稳住桃月,他与桃月寻欢作乐,为了让妍棠尽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,他休了妍棠,希望她能在娘家平安度过一生。

可他不知道的是,桃月终究没有放过妍棠,派人在半路上杀了妍棠。

从问心镜中读到了九峰的这些心思,妍棠泪流满面。接下来怎么办?伤害桃月?可她正附在桃月身上呢,九峰以后也需要桃家帮助。于是,妍棠默默地扔掉了销魂散,走到一架古琴前,轻抚琴弦。前世,为了取悦九峰,她特地练了一手好琴技。

次日,九峰起床时,迷迷糊糊地感叹道:“昨夜,我似乎听到了妍棠的弹琴声,那时我此生听到的最好听的音乐。可惜,只是南柯一梦。”

迎接他的,只有毫无灵气的桃月,因为,妍棠附在桃月身上的魂魄,早已在今日第一缕阳光照在她身上时,无声地消散了。

九峰,我恨你,恨你如此懦弱,将你对我的爱,藏得这么深,让误会,盖过了真相。

九峰,记住,没有我的日子,要好好地,好好地活下去。

(十分感谢您的阅读,求赞,求评论,求关注。)

相关文章Related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
首页   |   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名车网,小米手机,哈尔滨市,动作片,性用品 版权所有